趁著開學前的空檔走走,星期三(美東時間)中午從Boston搭車到New York,轉搭火車

到New Jersy。我同時能感覺兩個地區的時間,一直到昨天才驚覺,在台北的還有一個假日...


  星期二傍晚到Harvard校園走走。我說先幫你來探路,你說:「謝啦,我明年就過去!」

聽到這種自信的口氣真為你感到開心,不過可能是晚上的緣故,沒有覺得這兒很漂亮。

  
  反倒是探險很有趣。因為還沒有開學,只有少數的新生進來,大樓冷冷清清,我們原本

想混進宿舍看有沒有人在開PARTY,反正大家都是新生,互相都不認識,卻意外走到Tunnel 

System,通往各個大樓的地下道,那種怕突然哪一個出口被鎖住的恐懼感和找不到原路回去

的不安,就在一個實驗室旁的自動門引爆,原本三個人很安靜的走著,沒想到在三公尺前自

動門就感應到我們然後啪的一聲快速打開!還真的嚇到我了!


  十二小時之後我就出現在Harvard跟學長約吃早餐,原本想說趁著白天來拍拍照好了,不

過學長只想介紹附近好吃的餐廳,有點後悔沒有在各家店前拍個照,那麼多店我哪記得住。

  
  搭了幾站來到高樓林立的市區,走了幾家店終於買到背包,還有十元折扣的優惠,可以

分散我只有一個側背包包的重量。因為要在South Station搭車,學長就帶我到他覺得在Boston

最好吃的港式飲茶,位在中國城裡頭。我先點了鳳爪跟排骨,學長說跟台灣人吃飲茶真好,

美國人都不吃這些東西。美國什麼都要大一點,燒賣、水晶餃都很大顆,味道不錯,但張開

嘴巴的角度就是覺得怪怪的。學長很訝異我怎麼聽得懂那些人講得廣東話,其實我聽不懂,

不過關於食物的語言跟手勢好像不難理解,我聽得懂他問說豆花要不要淋薑湯還是一般的糖

水!


  可能是因為下車是在China Town的關係,進到紐約的第一個感覺非常髒亂,然後看到攤

販在賣美夢對大陸男籃的DVD,連赤壁都包裝成看似正版的原版DVD呢!腦中想起有人說過

的一句話:

紐約是一輩子要來一次的城市,但來了就會發現一輩子都不會喜歡這裡!」


  跟著Steve搭NJ火車回到他們住的New Jersy,九年前我來這裡幫他們搬過一次家,住過三

個地方,他們現在又搬到另一個社區,真是陳母五遷呢,怪不得Steve很訝異我竟然從來沒有

搬過家!


  之前來過Princeton University一次,不過印象只有在門口照張相然後就吃冰淇淋,這一次

就打算進去走走看看歐式建築。我是覺得這裡比Harvard漂亮,學生宿舍有一個特別設計的

鐘。



  應該是利用陰影來顯示時間,有人看得出來當時是下午三點五十五分嗎?


  我們走到生物館看到一群人擠在裡頭便進去晃晃,應該是類似科展的活動,每個學生都

在介紹自己的研究,我們故意往裡頭走,想體會跟全世界最聰明的人擠來擠去的感覺,我開

玩笑說應該先要個簽名!


  來Princeton一定要去光顧愛因斯坦常吃的Thomas Sweet。原以為Double就只是兩球,沒想

到店員竟然挖了五球,吃到後來還真膩,而且沒有變聰明的感覺!


「你去紐約根本就是要去看洋基的八」

「難不成要我參加Sex and the City的導覽嗎?」


  
在網路上已經買不到當天導覽跟星期六比賽的門票,所以我想說早點去排隊看看,不過

還是沒買到票只能在周圍走走照相。原本想在商店買個王建民的複製簽名球,但看到名字下

面竟然印著「China」,Fxxk!後來才發現那是製造地不是球員的國籍,不過最後也沒買就是

了,這種運動紀念品就是值得買的太貴,便宜的覺得很浪費錢,而我又不喜歡穿著有球員名

字的衣服走來走去,所以看一看就離開最後一年的Yankee Stadium嘍。


  中午在時代廣場旁邊的麥當勞吃Big Mac上網路想看一下中華隊最後贏幾分。才剛開MSN

就看到留言:

「唉,你去睡覺了嗎?」(我看到七局就去睡覺了)

「你起床就知道了...」

  
學長也丟我說台灣有三件大新聞,「阿扁認了、中華隊輸了、林芯儀被做掉了!」


  
離開了水泥叢林來到長四公里寬八百公尺的中央公園,完全感受不到城市的喧囂。有人

在慢跑、有人在騎車、有人在騎旋轉木馬、有人在曬日光浴,當然也有像我一樣在散步,如

果有人陪我的話,我應該會再去中央公園划船吧!

  Steve聽到我從中央公園北邊97街走到我們要搭車的34街嚇到了,不過花兩個多小時走了

四分之三的中央公園很舒服,尤其是在這種乾燥不容易流汗的氣候,下次有機會在去逛逛大

都會美術館跟自然博物館嘍!




  離開中央公園走到第五大道,紐約精品店集中地且唯一乾淨的街道。我只停留在竟然沒

有我想看得東西的迪士尼旗鑑店和川普大廈。想說能不能看到川普本人,不過他應該都是直

接他直昇機離開吧!




  台北人到了紐約還是愛走路啊,一直到回紐澤西的火車誤點在車站佇立時才覺得腳痠,

此時紐約就跟你看到的一樣,下著大雨。


  Steve可能嫌我腳痠還不夠,晚上我們一群人又殺去打保齡球,他說要幫中華隊報仇,所

以我們四個台灣人一隊,另一隊是三個大陸人還有美國傭兵,雖然我們輕鬆取勝,但就像林

哲瑄說得「這個仇是報不了,永遠報不了。」


  來美國大家都招待我吃中國食物,不過來紐約怎麼可以錯過有名的Bagle跟Brunch呢?我

在網路上找到一家被Citysearch評鑑紐約最佳的Brunch。紐約人會為了他早起,我也不能太晚

到紐約。我們不到十點就到了Clinton St. Baking附近的地鐵站,但我這個台北人的方向感失效

就算了,你這個哥大的學生來紐約一年竟然跟著我走錯方向,我們快十一點才找到那家店,

如果你知道從地鐵站出來直走走七分鐘就會到的話...%^^%#$#*^^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很多人在外頭等了,店員說要等一個半小時以上,我們只好外帶到旁

邊的公園邊吃邊看人游泳。



  外帶的圓盤很不上相,不過真的很好吃!手工蕃茄醬淋在比斯吉上,搭配馬鈴薯跟我最

愛的炒蛋淋上融化的起司...不過不能常吃!好在我晚上可能七八點才有食物,我是這樣安慰

自己的啦。


  又走了一段路來到China Town搭車回Boston,突然很想念那天剛好遇到的台灣留學生,倒

不是因為可以一起聊天打發時間,而是這一次旁邊坐一位很大隻的老美,我幾乎不能移動只

能縮在一旁,加上他一直在講電話,我只睡了一下下。


  還有一件我永遠會忘記的事情。


  每次搭車我總會提醒自己下次要做哪一側比較不會曬到太陽,但這一次上車還是給他坐

在左側,巴士上根本沒有窗簾,所以我左半邊很燙,左臉也很黑,變成雙面人。


  走在Boston跟New York最大的差別就是交通規則。Boston根本沒有紅綠燈,只要行人想走

汽車就要讓,即使行人是紅燈,所以學長說他剛來時很不習慣,總是跟車子僵持在馬路上。

New York完全不是這回事,轉述我在中央公園聽到一位老美說的話:

「In this town, Stop is stop!」


  在街道上車子會叭想闖紅燈的行人,如果駕駛綠燈停下來讓行人先走,後面的車子會一

直叭你。即使如此,紐約人是沒有時間等紅燈,司機也不會放棄按喇叭發洩的機會!不過不

會很吵變成噪音,你會發現喇叭聲已經變成紐約市的旋律。


  心境會影響到你看得景觀,尤其是唸書跟旅遊的差別。當你在這生活時,你就不想把自

己放進照片裡,反而會透過相機記憶當時的心境。可惜美國的無線不是網路很方便,要不然

想馬上讓你看見我看見的。


早安午安晚安!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annin
  • 感覺很讚唷!
  • 你真早起~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0 回覆

  • k751028
  • 在那過的如何阿??
    還習慣嗎??
    一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
    你能學習到很多東西的
    加油阿!!!
  • 才剛開始呢,你也加油嘍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0 回覆

  • amy80729a
  • 原來哥哥也怕曬黑喔!
    忘記擦防曬油?
    那下次坐公車的時候換右臉這樣兩邊就會比較均勻
    (開玩笑的啦)
    要加油喔!XD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0 回覆

  • curvedeyes
  • 最後一段好像真的是這樣耶~

    那你最近就變成黑白郎君了 XD

    然後我看不懂那時鐘
    基本上我對羅馬數字也很不熟 囧
    一定不會看錯的只有1-5(嘆)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0 回覆

  • 提早出國到處看看是不錯的決定吧開學後可較沒閒情逸致了喔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