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已經習慣每到一個新的學習環境都會碰到特殊的教授,在某種程度上他們跟教學

體系格格不入,共同點就是喜歡把經營公司的那一套帶到課堂上。


  之前說過如果來這邊還要教授帶著證明統計公式或計算,我就留在台灣跟隨著程大器就

好,所以很期待怎麼把統計應用在real world,這是大學總是找數學系的博士班學生來幫商科

學生上微積分、統計學辦不到的事情。


  指定的教材像是小說,講了很多故事來解釋機率、隨機變數等觀念,老師上課也很隨

性,這兩週的重點放在利用Excel試算Monte Carlo business simulation還有regression。過程是很

無聊,光研究Excel語言的時間就超過試算的時間,但如果經理人得從這些結果去分析策略

時,總得知道這些數字是怎麼試算出來的,而我相信自己研究出來的記憶也不容易消失。


  真要挑踢的話教授很不符合學生對他的期待。「上課好像沒有講什麼,為什麼考試考那

麼難?」考試當天是印度助教監考,很多人跑去問他問題,助教索性主動走到每一個人旁邊

跟你解釋還提供公式給你算,雖然我覺得他沒幫上忙。印度人甚至站起來討論,完全忽視

這是考試,應該獨立完成的考試。中途教授有進來看到這情形,當下沒說什麼,下午馬上寄

了一封信給大家。大意就是他看到有人在討論,這顯然是作弊的行為,他覺得我們是一個

team,應該要有人主動站起來阻止那些討論的同學,如果沒有就要共同承擔責任,所以成績

他還是會打,但是比重會調整,甚至他還考慮要我們重新考一次。


  第一個反應一定是,自己考卷都寫不完了,哪有時間管其他人?這不是助教的責任嗎?

早上起床看到米迪亞球團集體被約談的事情馬上聯想到不可分割的共同體得集體承擔責任。

種種跡象顯示,會長跟其他球團早就懷疑米迪亞本身有問題,不像之前是球員本身受外力影

響涉賭,這次的共犯結構更為龐大甚至令人心寒,但其他做了什麼?或許有做,但是沒有改

變結果也沒有消彌疑問。


  個人「情感」上覺得教授犯得最大的錯誤就是找來這一位印度助教,寫字很小就算了,

我昨天去跟他解釋為什麼用常態分配估計Binomial分配時要加上調整因子,但他似乎不是很懂

我在講什麼,所以有兩大題都只給我一半的分數。後來我直接拿課本去跟教授解釋,教授才

跟助教說:「He wins!」


  考卷要改分數,就加個幾分罷了,小學生的心算謹慎的助教竟然拿出計算機開始按...

  到底是誰說印度人數學很好的?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rraaayyy
  • 哇靠~
    惹到我們Fred生氣真的是不簡單阿~
    呵呵~
  • 沒有生氣阿,只是想攤手罷了...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 加油,適度表達的確是需要的,但記得,得饒人處且饒人,要常懷抱包容別人的一顆
    心喔,相信自己一定會更快樂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