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萬聖節來到女巫城感受一下鬼魅的氣氛,沿路欣賞人們創意的打扮。雖然這個城市

不大,但相信這充滿歷史的魔幻城市有很多值得探索的故事。


  即使為了觀光收入商業化的很嚴重...

  大學在西洋經濟史的課堂上看過一篇由哈佛大學經濟系博士生Emily Oster寫得關於歐洲

殺害女巫的論文,雖然研究的範圍以歐洲為主,但Salem女巫審判事件不管是發生的時間點

還是地址位置都與這篇論文的推論很接近。

參考資料:

Witchcraft, Weather and Economic Growth in Renaissance Europe by Emily Oster.

  這篇文章在探討為什麼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會出現大規模的審判女巫,尤其是十六世紀

中到十八世紀末?她認為主要是經濟性因素,由於當時氣候變遷,轉入小冰期,氣溫驟降,

農穫、漁獲量減少,在糧食短缺的壓力下必須去除生產力最低的窮人、老人、寡婦。歐洲的

宗教勢力龐大控制當地的經濟利益,可以輕易的利用教會組織網路消除邊際人口,再找些代

罪羔羊。

  從氣象史的角度,平均氣溫在十四世紀開始下降,直到十九世紀才回暖,這段時期稱之

為氣候上的小冰時期。這段時間最冷的時候在1590年代,以及1680-1730之間,平均氣溫比

之前低華氏兩度。平均溫度下降兩度講得是「總積溫」,長期的溫度下降,足以讓倫敦的泰

晤士河結凍。Oster交叉比對溫度變化趨勢與歐洲各地區殺巫人數的資料用肉眼發現很明顯的

相關:在1520-1770期間,只要氣候變暖,殺巫人數就下降;氣溫一下降,殺巫人數就上升

。接下來她用統計軟體檢驗相關性是否具有解釋能力,得到的結果高得嚇人,顯著水準都在

90%以上。

  知道真相或許很殘忍,但這真相只是凸顯人為了生存的現實。近代的非洲坦桑尼亞仍有

殺巫的事件,這些被指控為巫者的多數是年老的女性,降雨量極少或極多時,殺巫的人數都

會增加。任何宗教都是良善出發,但天主教廷正式許可軀魔的行為,二十一世紀的教宗保祿

二世就曾在公共場所替一位少女軀魔,如果他不相信人會被魔鬼上身,他何必公開的軀魔

呢?既然現代都能接受教宗的軀魔,就不難想像幾百年前教會如何輕易的宣稱他們認為的邊

際人口被惡魔上身了。

  最容易被找到藉口的就是助產士跟研究草藥的女性。過去生產的條件跟環境順利生產是

非常困難的,相對的出生即死亡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而那些助產士本身多多少少都有些醫

藥上的知識,只要有死嬰,要找到代罪羔羊非常容易。

  回到麻州的Salem,縱使博物館只談1692年的大審判,但殺女巫事件絕對不可能只在那

一年有,只是那一年有比較完整的歷史資料罷了。Salem因為是港口的關係,是早期新英格

蘭地區的經濟重鎮,居民倚靠漁業為生,小冰時期魚獲量銳減勢必影響當地的糧食條件,要

如何養活那麼多人?

  至於在這制度殺人的過程有什麼神話故事,感人肺腑的親情就交給那些商人來傷腦筋

吧!

  很多事情不一定要知道真相,即使知道真相也要保有那體會氣氛的心情,來到Salem

很多的為什麼可以先放在一邊,享受那陰森跟恐懼是件很棒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istu
  • The only word I can say is WOW~~ haha :)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