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負面看待說閒話這件事情,人與人之間本來就靠聊些五四三的事情來維繫感情,哪

有人一坐下來就討論桌上的天文學?這種維繫感情的方式比靠金錢交易來的友誼可靠多了。


  有趣的是,在跟還不是那麼熟的朋友聊天時,絕少話題是從個人開始,都是從第三者開

啟,不管是政治、電影或是運動賽事,還是等感情好一點之後—身邊共同的朋友,我們都習

慣在第三地尋找我們站在一起立場。假使一開始就分享自己私密的事情,對方不認同的風險

太高,甚至會讓對方有些尷尬,拿不是「我們」的事情出來討論比較容易拿捏對談的尺度。


  既然會談到身邊的朋友,也難免會聊到我朋友做什麼、我朋友說什麼、我朋友覺得誰如

何之類的話,這就是閒話的開始,亦是星星之火。除非是朋友要求你不能講出去的事情,我

們本來就有自由講話的權利,但既然是講別人的事情,真實的反應別人的意思或動機就很重

要,否則就是斷章取義,造成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的後果。


  如何真實的反應另一個朋友說的話?得先弄清楚他為什麼要說這些話。是抱怨的氣話、

玩笑話,還是他理性判斷做出的評論?例如一個已經跟女友交往十年論及婚嫁的男人在吃飯

時說:「在一起那麼久都膩了,換換口味也不錯。」如果我們直接把這一段話轉述給第二個

人聽時他會有什麼反應?「他在開玩笑吧!?」「他很花心耶!」「他是不是想要偷吃?」

如果第一位轉述這段話的人沒有釐清這男生說這話時的氣氛、語調、認真程度,就用自己自

己的口氣講這段話,會留給聽者有更大的想像空間。不要小看以這種方式傳遞出來閒話的力

量,當事人搞不清楚狀況就算了,有時候還受到莫名的波及,且找不到兇手,或是沒有兇

手—因為大家都忠於轉達你的每一個用字。


  還有一點要時時提醒自己,有時候我們過於雞婆把一個人的想法變成具體的行為,把

事情弄巧成拙,這是記者在行的事情。「這位中年男子最近失業情緒不穩沒有收入,打電話

去政論節目抱怨政府,有時甚至氣憤的說真想拿槍斃了某某人。他很有可能槍擊案的嫌疑

犯!」又如「他最近一直在說主管對他的批評很嚴厲,所以他一定很討厭他的主管,他一定

想辭職不幹了!」要實踐想法有很多因素要考慮,因人而異,無法用自己的價值觀或邏輯去

解讀別人的想法或立場。A很氣憤的跟B在抱怨C,在那當下不代表A就是看不慣或是討厭C

(當然討厭這也是主觀的詞彙)。A可能自己覺得要多一點時間來釐清事實再來決定要不要

重新衡量跟C友情的重量,或是這單一事件雖然A看不慣每次看到都想罵一罵,但根本舉無

輕重,完全不會影響A跟C的友誼。可惜我們太容易忽略當事人在決定事情思維過程,在關

心或自以為瞭解的驅使下驟下結論,那是不公平的。


  別妄想自己只要聽而不用說「閒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當你不表達意見時,也不

會有人繼續想跟你講閒話,無可避免我們總是會對「人」產生評論,但在評論的當下要確

保對方是可以理解你在評論一個人時處的氛圍與情緒,且如果他在跟另一個人講你自身的事

情時,能真實的還原現場。


  講起來真的好累好難,最難的就是碰到那個瞭解你的人...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ristu
  • 呵呵呵...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 怎麼會想到要談這個?
    呵呵~
  • 哈,你說呢?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