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舊金山,和煦的春風吹起來略帶寒意,大夥兒都在漁人碼頭吹著熱鬧的風,溜滑

板的熱血男兒們表演著特技,觀光客正在品嚐著遠近馳名的大閘蟹。漁人碼頭,不僅是觀光

旅遊勝地,更是當地人快樂繁榮的象徵,但就算人們再怎麼快樂,仍舊比不過住在山丘上正

數著星兒的摩根家。


  今夜的星空特別迷人,也許是今天過一歲生日的小珠兒與星空相映的光輝吧!珠兒,摩

根與瑪姬的第二個女兒,她三歲的姊姊,瑞秋,正依偎在爸媽身邊,左手拉著妹妹,右手抱

著令人憐愛的泰迪熊進入夢鄉,口邊仍沾著尚未舔完的蛋糕奶油,但充滿草莓香的奶油仍舊

掩飾不了瑞秋快樂、幸福、甜蜜的氣息,而摩根和瑪姬依然清醒,緊緊地牽著手,一同分享

家庭溫馨的氣氛。


  「今天的星光特別燦爛,不是嗎?」摩根說。


  「對阿!尤其是那兩顆高掛在頭頂上的星星,將來我們兩個女兒一定比他們更具風
采!」


  瑞秋似乎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沈睡的她不經意的點了一下頭。


  「真抱歉這一陣子經常工作到很晚,常常不在家讓你一個人待在家裡照顧孩子,我都沒

有好好地陪你們。」


  「沒關係,我知道你最近真的很忙,為了你的理想和目標,只要你永不放棄,我們會支

持你的。」瑪姬嬌甜地說。


  摩根沒有再多說什麼,但感恩的情懷使兩夫妻都明白,再也沒有人能替代眼前這一位終

身伴侶及知心好友了,他們比以前正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因為未來充滿了變化,是不可預

測的變數。


  快樂的時光總是流逝的特別快,進入午夜時分,幾顆流星劃過了天際,瑪姬在心中許了

一個願望,


  「希望每年的今天,全家人都能聚在一起,吹著沁涼的微風,呼吸著清新的空氣。」


  這一顆流星,為星空彩繪一道星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一整天在UCLA教書的工作後,摩根踏著蹣跚的腳步沈重地打了家門的鎖,一進門

立刻感受到十一月的寒風迎面襲來,將原本冷清清的家弄得更顯淒涼,桌上那只離婚協議書

並沒有被風吹落,仍舊靜靜地躺在那。


  兩個月前的傍晚,摩根期待看到自己的老婆及女兒,藉此擺脫勞累的身心。但迎接他的

卻是一段沈默及隨時會爆發戰爭的前哨戰。瑪姬坐在床邊,眼角泛著淚光,不發一語,只以

冰冷的雙手遞了張紙給摩根。


  「簽字吧,我要帶著女兒離開這個家!」


  「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解的摩根問到。


  「為什麼?你自己捫心自問,你在哈佛讀研究所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竟背著我愛別的女

人!」


  一頭棒喝點醒了左腦的記憶,那一段纏綿對當時身處異鄉、人生地不熟的摩根確實是心

靈的慰藉,但回來後就沒有再聯絡了。


  「我們之間真的沒什麼,妳不要道聽途說,妳要相信我。」摩根趕忙解釋。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我們之間完了!」絕情且冷酷的口吻。


  這一次,摩根簽下了一生中最難簽的簽名,油墨幾度沾不上去那張是悔恨的淚水交融

的白紙。


  「我可以在這裡陪女兒們到天亮嗎?」一想到也許明天就見不到女兒,摩根提出了要

求。


  已經熟睡的瑞秋和珠兒絲毫沒有感覺爸爸在自己身邊,摩根輕吻瑞秋和珠兒紅潤的臉

頰。這一吻,吻出了四年來的無限關懷及一生也說不完的對不起。


  他一晚都沒有閉過雙眼,深怕一醒來就失去女兒,一想到女兒明天就沒有了父親,凝重

的眼淚滴落下來,落在幸福洋溢的珠兒臉上。今晚的風無情地吹著,九月的西風吹起來有如

北風的刀割,割斷的不僅是夫妻的緣分,也割斷了父女的情誼。窗外的天空下了一場沒有原

因的雨,規律地打在屋瓦上,雨聲如巴掌聲,但摩根聽不到,因為他的心在淌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根點了那位舉手的同學。

  
  「老師,這一章已經講過了,且還不止一次!」全班哄堂大笑。

  
  自從離婚後,上課常常力不從心使不上勁,連上課上到哪都不知道,且與學生的互動越

來越差,摩根發現自己不再能在教學中尋找樂趣,與學生的關係逐漸淡化,有想逃避的念

頭。

  一個人躺在雙人床上輾轉難眠,映入眼簾的都是以前和妻子及女兒全家一同出遊的溫馨

畫面:瑞秋不吃飯時說:「瑞秋乖乖,要吃飯來會漂亮喔!」才好不容易把一大片蔬菜放進

她的櫻桃小嘴;三更半夜珠兒發高燒,一整夜的細心呵護才使得小小不穩定的情緒稍稍獲得

安撫;當瑞秋因好動橫衝直撞撞到桌腳,頭破血流,摩根心急如焚抱著瑞秋,用衣衫擦拭她

頭上的血趕往醫院,看著被縫了十二真的小小心靈,內心疼痛卻要故作堅強,因為他想做瑞

秋的守護者;瑪姬臨盆生下珠兒那份興奮與負擔;更常常想起十年前和瑪姬一同坐在藤樹下

呼吸它那清新的芬多精。


  突然想起以前曾經瑞秋和珠兒錄下屬於孩子的語言,那是他們最原始的天籟,最原始的

溝通方法,雖然大人們聽不懂,但可以用心去感受去瞭解。這幾卷錄音帶不僅記載了他們的

成長過程,也記錄了當爸爸的心路歷程。


  「今天是 九月五日 ,瑞秋一歲又兩個月,是瑞秋出生以來我最高興的一天。她會叫爸爸

了,我真不敢相信,要她多叫幾遍,瑞秋,我還要再聽。」


  「今天是 十一月二十日 感恩節,全家圍在一起吃烤雞,火雞大概是瑞秋目前看過最可怕

的東西了,竟然要吃掉和自己一樣大的動物,瞧她那一副看我們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真是

可愛極了,最後她也偷偷地扒了一塊!感謝主賜給我瑪姬和瑞秋,生命中兩位最重要的女

人。」



  兩年前的聲音卻如格十年之久。當時錄製是興奮的,如今只有想聽卻又不按不下播放鍵

的矛盾。


  今年,珠兒兩歲,瑞秋四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