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剛剛北韓球員鄭大世在唱國歌的時候哭了!難道是因為輸球要被派去礦場的關係?自從

1966年來首度踢世界盃的北韓對我這門外漢來說真得好謎樣,跟我對廢死聯盟的感覺相似。


我贊不贊成廢死刑?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現有的資訊讓我無法判斷。

我當然很不屑廢死聯盟操縱少數民意然後渲染放大,強調要保護人權,而完全忽略被害人家

屬的感受。但為什麼要支持死刑?說穿了還不是以牙還牙的正義,好像也沒有聽到具體的論

述。


能不能用具體的證據或理性辯論來討論死刑呢?可以又好像不可以。


如果說無期徒刑比較能嚇阻犯罪或是死刑根本沒有嚇阻效果(犯罪的當下根本不怕死,卻可

能怕長期的精神折磨),廢除死刑之後反而能降低重大刑罰的犯罪機會,結果被害人也變少

了,宏觀的角度來說符合國家利益,那可以忽視那些被害人家屬想要追求那僅存的正義嗎?


如果今天台灣有一因為誤判被槍決的案例,大家又會怎麼看這一件事情?到時候哪一邊才是

弱勢的一方?


所以我說死刑的存廢辯證真的是個謎,跟北韓的金正日還有足球一樣。

上半場零比零平手,好像在打電動一樣,防守很黏人,體力滿格,最多九個人守在禁區,一

有機會就往前場長吊,我一直以為是傳給金正日!


上半場森巴舞跳不太出來,下半場魔鬼隊累了,讓巴西攻進兩分,不過自己也進了一球!

還是很謎樣。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艾草
  • 不知道過了四年以後我們還會記得什麼
    上一屆最經典的就是頭錘吧
    我連第四名是誰都忘了 :D

    2002年就是南韓 XD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 soriano
  • 對於平常沒在關心足球的人來說,世界盃的意義在於回想四年前在幹嘛,跟誰在一起看球
  • soriano 於 2011/02/04 15: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