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跨年國慶台灣各地都搶著放煙火,不管有多少錢,好像應該意思意思放一下,長久下來

把觀眾的胃口養大,錢只好越砸越多,美國也是如此,地方政府也為了煙火預算爭破頭。


被台北每年的煙火養大胃口其實是件很悲哀的事情,除了101煙火有幾年有企業贊助外,大部

分煙火都是燒納稅人的錢,越精彩的煙火燒得錢越多,跟其他美國大城市比起來,我相信在

台北煙火這部份預算支出的比例遠遠高於其他城市,這也是我們普遍覺得美國煙火很無聊的

原因。


煙一下就散了,但是火會越稍越旺!


上星期五下午原本陪人路考的行程因為預約系統出了問題,乾脆道路駕駛休閒的去McCoy 

Stadium看棒球,順道欣賞當晚在球場施放的煙火。雖然是3A的基襪大戰,不過當天的興致真

的只是看球,也沒有特地想看誰幫誰加油,不專心到連比賽結束我都不知道,還以為只是八

局結束。


因為煙火是在中外野施放,所以球賽結束,工作人員開始引導原本坐在外野的球迷進到球場

本壘後方欣賞煙火,原本就買票坐在內野的我們,有著絕佳的觀賞位置。


看了那麼多煙火,在棒球場看球還是第一次,等所有球迷都坐好之後,燈關掉後全場尖叫,

第一束煙火打出來了!煙火離我們真的很近,球場的音響也在旁邊,改編版的god bless 

america非常悅耳,因為是國慶週末,放到一半中外野的美國國旗燒了起來,美國人從小到大

真的很愛國,小朋友看到國旗都會尖叫,不是美國人的我在某幾個段落還蠻感動的。


煙火持續了二十分鐘,雖然重複性有點高,但整體的聲光效果非常完整,在棒球場上看煙火

有不一樣的浪漫。



去年太晚到Boston佔位置看煙火,被樹擋到加上離舞台有點遠,讓人有些氣餒。我相信煙火

搭配波士頓交響樂演奏的1812序曲一定很讚,可惜效用沒有高到讓我願意從下午兩點開始曬

太陽等到十點,於是改變計畫悠閒的到Newport吃晚餐在harbor看煙火。


我們五點左右抵達newport,來到Pier吃飯,很多人就點了酒站著吹風,下午碼頭上就開始有

歌手駐唱,這歌手好像是Michael Buble的粉絲,唱了很多首布雷先生的歌呢。傍晚的Newport

很漂亮又很舒服,陽光奪目卻不刺眼,好不愜意。



吃飽飯往港口的方向走,還先去Starbucks買了杯咖啡,八點半左右站了好位置坐了下來等待

九點十五分的煙火。這一時間是Newport最美的時刻了!


煙火遲了十分鐘,且施放點離港口有點遠,雖然我們的位置很棒且沒有任何遮蔽物,但少了

震撼的感覺,觀眾也沒有很捧場,只有幾個小朋友的哭聲搭配遠方的煙火,比較有趣的是在

港口的那些船一直在鳴氣笛,不知道是歡呼還是抗議就是了。溪哥說美國人放煙火跟他們個

性一樣都是只有一根莖,一次只放一枚,如果說把所有煙火綁在一起,原本半個小時的煙

火,在五分鐘內之內放完,應該很容易取悅我們這些胃口越來越大且沒有耐性的煙火專家

吧!看得出來Newport的煙火其實有很多設計,只是距離過遠加上沒有音樂,留了很多空白

格。


還記得有一次你問我為什麼我們那一年要去看煙火,我記得我們為什麼會去看煙火但已經不

記得那份看煙火的感動,但彷彿你的記憶比煙火還快消失。


很多人都批評應該捨棄這種煙火式行銷,把這筆經費拿來做更好的運用,譬如贊助盧彥勛該

有多好。你喜歡什麼你關注什麼,大概你就會說幹嘛浪費那些錢,拿來做什麼該有多好,然

後訴說了盧彥勛是台灣之光,打進溫不敦八強讓台灣知名度大增的論調才強調用資源的效

率。李家同的好朋友李遠哲就覺得台北市沒有網球中心是很可恥的事情,我反倒覺得他那國

家的錢說些不屬於自己專業的話也是很丟臉的事情,要把錢吐出來。


對,盧彥勛是很可憐,但我也不覺得國家應該花錢在少數幾個職業選手身上,如果有國家的

存在,可以在基層投入資源,真的想成為職業選手的人,請靠自己找到企業贊助。你可以批

評企業不願意投入資源在運動行銷上,但請不要理所當然覺得那是國家要負的責任。


如果國家一年拿一億給盧,就算他拿到冠軍還是會被罵到臭頭吧!到時候一定會有人酸說我

都沒飯吃要搶劫去牢裡蹲了,台灣還花錢給你去溫不敦?


我們都太喜歡煙火了,煙而不火的煙火。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