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流行歌,在美國不管是看影集看AI或是XF,覺得不錯的歌都會試著去接觸去找,重新認識一些經典歌曲,瞭解背後的故事。在美國需要上Amazon下載,但是在台北只要負責點歌,邊爸就會從上千張看似沒有整理蒐藏的CD堆中找出我點的專輯,這就是所謂的知音啊。

  例如自從GLEE唱過Queen的波西米亞狂想曲之後,就想聽原唱,但是水管上的版本錄音品質都不好,也不想花錢下載,所以放棄追逐這首瘋狂的歌。回台灣也不知道為何音樂因子被啟動,有一天就突然問邊爸說,你應該有Queen的精選集吧?

  傍晚回到家Queen的精選集就放在書桌上了。

  在美國聽Michael Buble的演唱會,家裡有他上一次DVD的現場實況,離開紐約前去聽了Chris Botti,回台灣邊爸拿出他上一張專輯給我聽;我在美國買Carole King在1971年發行的經典專輯《Tapestry》的同時,邊爸在台灣也訂了這張專輯。

  當我拿出在美國買的鄉村天王Garth Brooks的終極精選時,邊爸竟然拿出他從網路上印下來蔣爸介紹史上最暢銷的一百張唱片的專題,厚厚的一疊給我看!其實我之前也讀了不少,銀河音樂網也是我常瞭解西洋音樂史的重要平台,這種父子在不同時間點看著同一份報導的感覺很有黑洞頻率的默契。

  當然還是有差異,很多他喜歡聽的樂團我連名字都沒聽過,我也沒要他愛上我的Carrie Underwood,畢竟他已經有金泰熙了。

  最近狂介紹大家聽Adele的歌,這世界上很難找到像她這種長的已經夠成熟打扮又老氣的22歲小女孩,但往好處想,接下來我們可以「一輩子」聽她唱歌。而不是三十年後抱著緬懷和看神的心情去聽Eagels或是Bob Dylan的夕陽演唱會(沒有不敬,但已經過了聲音的尖峰期卻是事實)。

  這幾天沒來由的在睡覺前都要聽「真愛一世情」的原聲帶,這是一部電影評價五十分但是配樂一百分的作品,十五年來他一直是我心目中磅礡豪情與細膩柔情兼容並蓄的精緻旋律,以後也強迫我小孩聽好了,哈。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