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us  

「台灣的資通訊產業發展,特別是線上支付、電子商務等相對成熟等領域,是落後國。落後國沒有談願景的權利,只有迎頭趕上的壓力。」這是TO訪問台灣第一位資訊長,行政院科技委員會政務委員張善政在回答台灣科技願景時說的話。

訪問原文:【TO 獨家】張善政談台灣科技政策:落後國沒有談願景的權利

好久不見的誠實與務實,我以為的台灣正港精神,那些辦報紙的、辦學校的、辦民生的,都失去了靈魂。我以為被罵的,摸摸鼻子努力爭取認同就好,台灣人那麼善良又健忘,會一直給你機會,偏偏選擇財大氣粗蠻橫的方式處理,嘴臉就讓人不爽。

坦白說,壹傳媒旺中化會有什麼結果我還真不知道,但要求且相信政府介入可以保護新聞價值的人,在壹傳媒還沒有旺中化之前就已經被洗惱了,那麼容易被洗腦,換個人來洗有差嗎?是誰把黎智英搞到要脫手離開台灣的?聽說有一個叫做NCC的組織。是誰讓今天的電視比十年前難看的?還是一個叫做NCC的組織。選了一個政府搞了一個組織來管大家日常生活看到什麼,然後在這環境裡看到一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就抗議要政府出來維持秩序,根本就是活在楚門的世界。

如果我們連要求我們付錢買資訊的媒體都搞不定,無法制衡(小魔王),面對隨便拿我們的錢去金援外交、去亂升格大學、去亂搞健保的政府更無能為力(大魔王),然後竟苦苦哀求大魔王去幹掉小魔王?殊不知小魔王也只是看大魔王臉色。

不要買報紙、不要看傳統網路新聞、不要看電視台,當傳統媒體都經營不下去的時候,還有人搶著買嗎?當沒有讀者沒有觀眾,沒有收視率沒有發行量,就沒有廣告,當經營不下去的時候,就會開始轉型,去分析理解台灣的觀眾或讀者到底想看什麼想聽什麼。人們常常掛在嘴上,批評某某產品很爛,下次不會再買,只要把這種心態套用在買報紙轉頻道這件事情上,相信新聞品質一定可以提升。

不要看現在四大報提供的新聞,生活會變得如何?

提供科技新聞與體育新聞,是傳統報章媒體已經完全被取代的功能,《科技橘報》以每小時一篇的速度更新產業消息,體育新聞在台灣也已經有很專業的頻道,投資市場大概從中時晚報撐不下去時就知道已經沒有人依賴下午三點出刊的晚報股市資訊,如果就現在報紙的各版分類,大概只有社會新聞,那些打打殺殺、你情我愛、為愛所困等新聞沒有被完全取代掉,但也不要忘記很多素材都是從PTT來的。

有人說,媒體應該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不管黎智英有沒有賣掉壹傳媒,我們都應該檢視現在的四大報真的有在監督政府嗎?很多議題事件都是影響力還不夠大但沒有被收買的新聞工作者跑出來的,如果你有注意到是哪些新聞人很稱職,請繼續支持他們,在社群網站上持續分享他們的報導,唯有靠自己的判斷做選擇與分享,我們才能扭轉各種新聞媒體的「市佔率」。

旺中集團佔有線電視頻道市場接近四成,這是市佔率。康熙來了很多人看吧?但是收視率頂多也才1%。假設所有電視頻道都是同一家集團所有,但是同一時段所有頻道加起來的收視率只有20%,這樣還算是媒體壟斷嗎?我不知道答案是什麼,學者可能有答案,你也可以有自己的答案。

2012年12月4日最值得紀念的事情是立法院最重要的價值觀是「禮貌」!我們選出來的立法委員都是全國最有禮貌的一群人!可喜可賀!學弟很棒,如果看完完整的發言就很清楚他批評教育部長的點在哪裡,當然,他還有很多溝通的技巧要學習,要學著怎麼不讓人斷章取義、怎麼不讓人炒作轉移焦點等等。而家長跟學校扮演的角色,不就是應該站在背後提醒、傳授那些溝通的技巧嗎?

年紀小的時候不清楚什麼叫做,「這是最差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最近慢慢懂了,每天社會都有人在吵來吵去,我覺得好有活力啊!

我們每一天多多少少會覺得某樣東西被奪走,但希望面對這些失去時,我們能跟這位小羅莉一樣說:「我不生氣,只是有點傷心而已」,然後再想辦法為自己爭取應得的。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riano
  • 清大學長從"先生"這一本書抄寫出來,關於關於梅校長對於學生參與政治的看法,值得反覆深讀。

    雖然梅貽琦不鼓勵學生在學習階段參與政治,他仍然給予師生發表言論的權利,而且全力保護參與學潮的學生。

    1936年2月,“一二-九“運動餘波未了,軍警把軍車開進清華抓人,那一夜,全校熄燈,憲警摸黑走遍各個宿舍,卻發現幾乎人去樓空,只好在天亮前胡亂抓了20多位學生。

    第二天,梅貽琦發表演說,說:“青年人做事要有正確的判斷和考慮,盲從是可悲的。徒憑血氣之勇,是不能擔當大任的。尤其做事要有責任心,昨天你們英雄式的演出,將人家派來的官長吊起來。你不講理,人家更可不講理,晚上來勢太大,你們領頭的人不聽學校的勸告,出了事情可以規避,我做校長的不能退避的。人家逼著要學生宿舍的名單,我能不給嗎?“他停了一下,又說”我只好很抱歉地給他一份去年的名單,我告訴他們可能名字和住處不太準確的。你們還逞強稱英雄的話,我很難了,不過今後如果你們能信任學校的措施和領導,我當然負責保釋所有被捕的同學,維護學術上的獨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