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奇為什麼這一部描述台北中產階級生活的電影在法國首映時,有那麼多人在啜泣?

斷斷續續看完這近三個小時的電影,大概理解那些「有閒階級」的情緒。


簡南峻/NJ 吳念真
敏敏 金燕玲 簡南峻的妻子
簡洋洋 張洋洋 簡南峻的兒子
簡婷婷 李凱莉 簡南峻的女兒
莉莉 林孟瑾
祖母 唐如韞
阿雲/雲雲 曾心怡
小燕 蕭淑慎
吳傑 吳杰
Sherry/阿瑞 柯素雲
阿弟 陳希聖
胖子 張育邦
綸綸 柯宇綸
程老師 陳立華
立忍 戴立忍
舒國治
大田先生 イッセー尾形



  
  這部電影對我太冗長,且片中角色除了講國語之外,還講台語、福州話,簡單的英文、

日本人的英文,沒有字幕讓我看得有些吃力。這部在國外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從未在台灣上過

院線,細節我不太清楚,好像是楊德昌跟片商之間的一些理念爭執,所以這部片自然沒有中

文字幕。


  還有一個聽不太清楚對白的原因是收音跟長鏡頭的運用,收了很多屬於台北的環境音,

有時候會蓋過主角的對白,尤其當講話的人只佔畫面的十分之一時。


  但我相信這是一部適合「一生」的電影,每過一段時間來看都會有不同的感觸。

  洋洋總是愛拿相機照別人的背影,因為在車上他說:

  爸比

  你看得到的我看不到

  我看到的你也看不到啊

  我怎麼知道你在看什麼呢?

  爸比

  我們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

  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後面

  這樣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嗎?


  所以婷婷問婆婆說:「為什麼這個世界和我想得不一樣呢?」NJ也問婆婆說:「妳會不

會希望乾脆就不要醒過來,不想一直重複生活?」


  想擺脫一切到山上靜修的敏敏、到日本出差遇見初戀情人的NJ,最後卻發覺,「重新過

一次生活,沒什麼不同,也沒那個必要」。楊德昌說「一一」是最原始簡單的開始,或許有

些事情不用想得那麼複雜,電影給存在提出了很多省思。


  洋洋的對白完全不是國小生應該有的思維,就把他當成是導演的眼光吧,影片最後洋洋

終於和婆婆說話了:

婆婆 

對不起

不是我不喜歡跟你講話

只是我覺得我能跟你講的

你一定老早就知道了

不然

你就不會每次都叫我"聽話"

就像他們都說你走了

你也沒有告訴我你去了哪裡

所以 我覺得

那一定是我們都知道的地方

婆婆

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所以

你知道我以後想做什麼嗎?

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

我想 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

說不定 有一天

我會發現你到底去了哪裡

到時候 我可不可以跟大家講

找大家一起過來看你呢?

婆婆

我好想你

尤其是我看到那一個

還沒有名字的小表弟

就會想起

你常跟我說:

你老了

我很想跟他說:我覺得...

我也老了


  
心理狀態的老有點笑看人生百態的瀟灑,也許是失去找回純真的無奈。一群人在一起原

以為會一加一等於二。兩個一在一起應該是「二」,「一一」是一個詞而不是一個字,這個

詞把對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夢想與現實間的無奈做了詮釋。

創作者介紹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