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鼓吹全民捐百元,支持革命性的社會運動,看起來

這是不得不得手段,背後凸顯了我們離真正的民主還有一大步要努力。


  社會運動透過媒體的報導與渲染會變得很有力量,一百萬人靜坐在凱達

格蘭大道,會讓國際視聽感覺到全國兩千三百萬人倒扁的決心,不過仔細算

算,一百萬人擠在凱達格蘭大道上,也只有全國投票人數的一成而已,這會

讓執政者可以宣稱,支持倒扁的群眾連一半的民意都不到。


  而人民還能怎麼表達出我們的心聲與力量?我們擁有直接選舉總統的權

利,但並沒有直接擁有罷免總統的權利,權利行使之前還要看立法委員給不

給。當初總統採間接選舉,由國民大會推選,所以罷免的權利也在國民大會

手中,後來總統改成全民直選,卻沒有修改罷免總統的相關細則。隨著國民

大會廢除,某些職權併到立法院,罷免案能否付諸全民投票,也成為立法院

的權利了。


  當總統的民意支持度只剩十八趴時,由人民直接進行罷免表決是極有可

能過關的。社會運動的成本太高,不是每個人都能捐錢或是有時間去靜坐,

況且如果總統真的因為社會運動下台反而是一種惡例,往後只要有人看總統

不爽,就可以去總統府前吵吵鬧鬧,甚至出現引火自焚等激烈手段,這不是

正常民主制度下的產物。


  在野黨不要再怠惰了,立委可以向大法官提釋憲案,宣布必須由立法機

構才能發動罷免案的程序違憲,應立即將發動罷免案的權利還給人民,讓人

民成為這個國家真正的主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riano 的頭像
soriano

得與失之間

sor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